“妈妈不要摸别人的东西哦,看看就行了”(127)

文~紫玉姑娘? ? ? ? ? ? ? ? ? ? ? ? 2020*5*27


夜晚去水藤逛街,顺道在批发市场看看有什么有没有新鲜美味的瓜果。

旧市场头顶上的灯管布满了黑色的灰尘,不灯光因此暗淡,甚至有点昏暗了,疏密不一的光束照在蔬菜上,折射出不同的暗影。

这让走在旧市场小路上的大家有种穿越历史的感觉,古朴神秘的气息时刻萦绕在大家周围。

路过玉米地摊,小文文拖着我的手,一脸期待地指着玉米带我去看。带着青色玉米皮的玉米被人扯开了一个头,露出里面黄灿灿的颗粒,圆润晶莹,还留了一小撮黄褐色的玉米须,有点像一个半睡半醒的小姑娘,可爱极了。

“好多玉米,妈妈。”文文看到玉米,脑海中似乎呈现出了煮熟的玉米棒,不自觉咽了咽口水。

我嘴角上扬起一个喜悦的弧度,“是不是想吃?”

文文重重点头,表示十分爱吃玉米棒。这孩子!跟我小时候差不多,每次妈妈煮玉米棒,总是眼巴巴在一边等着。好不容易等到玉米飘香了,我总是迫不及待去用手抓,结果,可想而知,手指被烫得通红。这时候,爸爸来了,拿出一根筷子从玉米头的棒心插入,我高兴地拍手称快,抓着筷子,边晾边吃。

想到这里,我轻轻一笑,随手挑选了六个玉米,这孩子!蹲下来挑挑拣拣,拿了一个觉得不够大,大力一扔,又拿了一个更大的。我被他这动作吓得不轻,“文文,轻轻拿起,慢慢放下,因为玉米很容易砸烂的。砸烂了就要赔钱了。”

小文文扁扁嘴不悦道,“不拿就不拿……”说完还生气的扔下了玉米。

我扫了他一眼,“……”

这孩子!脾气忒大了!

文文爸狠狠朝他瞪去一个眼刀子,小文文立即噤声,张张嘴,想说什么,终是没开口。这情况下,当然是由我来挑选了。付钱后,小文文却又喜滋滋过来提玉米。

小插曲过去后,小文文低头走在前头,文文爸爸看着他的背影,眼底晦明晦暗。

走到一堆摆放得整整齐齐的小白菜前,大家停下了脚步,小文文还在继续走,我立即叫住他,他停下来,不解地看着我,有些手足无措。

我指了指小白菜,“回来。”

这孩子拎着玉米快步返回,涨红了脸蛋,把玉米举给我,“妈妈,我拿不动了。”

我抿抿嘴,没说话,接过了玉米。

文文爸挑选几块大白菜,拿去过秤,小文文看见了一片火红的辣椒,欢呼“哇哇!”他有些兴奋,蹲下来,差点整个小身板都贴到辣椒了,然后这里摸摸,那里摸摸。结果招来了摊主小女儿的不满,她皱眉不语,盯着小文文看了许久。当我意识到这一点时,立即拍拍小文文的肩头,“喂!小屁孩儿!起来了,看看就行了,别摸那些辣椒,辣到眼睛了。”


大家拎着白菜走在路上,我俯身悄悄对文文耳语,“你刚才摸别人的辣椒,没看见那个卖东西的人生气了吗?”

小文文一愣,有些困惑,“妈妈,他为什么生气?”

我耐心说明,“那你把人家的辣椒摸坏掉,又不买,人家当然生气。”

小文文眨巴着眼睛,这回他一点也不生气,“摸摸就会坏掉吗?那不摸就不摸呗!”

正要回家,就听到了头顶上发出的沉闷雨声,大雨拍打市场顶铁棚,发出“啪嗒啪嗒!”声,我一看,心道糟糕了。电动车怕是被淋湿了,文文爸三步并作两步,把车子往市场中心推了推,立即退回来,因为外面太大雨了。

雨水断了线的珠子不停往下掉,甚至升腾而起一层雾气,雨水肆意横流,不一会儿大街上的雨水就聚集堆积,排不出去了。

“该死的雨!早不下,晚不下,偏偏等大家正要回家才来。气死我了。”文文爸气愤地把抱怨。

老天爷说怒就怒,谁也无法阻挡!没办法,等呗!

站了一会儿,小文文没叫脚痛,我就受不了了,有些累,我建议去市场再转转。

文文爸深以为然,转身先走,他去看了一家专门卖腌制副食品的摊子。刚来到摊位前,酸酸辣辣的味道就刺激了大家的味蕾,文文爸舔舔嘴唇,赞叹,“美味啊!要吃吗?”

令人馋涎欲滴的酸笋,甜甜咸咸的萝卜干,看起来晶莹挂爽的头彩,还有那红红的榨菜,看得我食欲大动。足足看了好一会儿,我才甩掉这些念头,摇头拒绝,“不要!我不吃辣椒有几年了,坚决不破例,忍着胜。”怕他为了将就我,我又补充一句,“你喜欢吃就买啊!不用看我的,我忍得住,哈哈!”

文文爸盯着那一包包打开的腌制菜,“切!”他说,“你都不吃,我吃什么?”

我偷偷笑,“其实你这样,完全没有必要啊!”

“怎么没有必要,自己吃有意思吗?”文文爸梗着脖子,高声说。

于是大家全家人就走了,走到隔壁的鱼干杂货铺,大大小小,海里陆地,各种各样的鱼干非常齐全。文文爸认真看腊肠,见我盯着小鱼仔,扭头问我,“你吃小鱼仔吗?买一点?”

小文文捧着脸蛋夸赞,“哇哇!好多小鱼仔呀!妈妈。”

我对小文文点点头,又摇头对文文爸说,“不吃,不用买。”

文文爸点头,正要走,看到小文文在摸蛇皮袋里的小鱼仔,突然大喝一声,“不要摸别人的东西啊!看看就行了。”

小文文看着我,一字不漏地复制了他爸爸的话,“妈妈,不要摸别人的东西啊哦!看看就行了。”

“哈哈……”我爽快地笑了,真想不到这孩子的转变速度如此快,这是对前两次行为的顿悟和吗?

我又看了看旁边正关注小文文的女人,哈哈笑。那女人见我笑得如此畅快,也跟着笑了,笑小文文这滑稽的行为。

小文文回头看大家,挤出笑容,笑得很假,非常假,是那种皮笑肉不笑的行为。文文爸见此,刚才严肃的表情瞬间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宠溺的笑。他摸摸文文的头,推他往前走。


走到另一件杂货铺,小文文又忍不住跟着我,摸了摸蛇皮袋里的红豆。文文爸马上厉声制止,“不要摸别人的东西啊!看看就行了。”

小文文完全忽视了他爸爸的存在,不理会他,反而又来警示我,“妈妈,不要摸别人的东西哦!看看就行了!”

我点头,笑得停不下来,那卖东西的美眉看了看文文,又看看我,忍不住噗嗤一笑,我俩相视而笑!

再看,小文文像个米老鼠在旁边摇头摆尾,笑得快没边儿了。


外面的鱼还在滴滴答答下不停,雨势小了些,但完全没有停止,担心小文文衣服被淋湿导致生病,还是决定再等等。

大家去了一家煎饼店,现做现卖的粮食煎饼,被几个高大的玻璃格子分别安顿。干净整洁又宽敞的店铺里有几个人在吃饭,看到大家来了,有个女人走来笑脸相迎。询问了几个煎饼相关问题,文文爸叫那人拿几个试吃。

小文文忍不住诱惑嚷嚷着叫我抱他起来,“妈妈!抱我起来看看,我要看一看里面有什么?”

我有些头疼,“有什么?还不是几块煎饼,看看就行,不摸它呀!”

小文文探头去看,看了个大概,还是不愿意下来,整个人也快滑下来了。我立即把他往上甩,小文文坐在我的手凳上,感到十分新鲜新奇。


怎么这孩子的好奇心就那么大呢?我问文文爸,别家孩子是不是也和文文一样,好奇宝宝一枚?

文文爸啧一声,笑起来还不是都这样比他大几岁的也这样,都好奇。

呃,我想,每一个孩子都好奇新鲜有趣的事物吧!他们像一块块等待吸饱水的海绵;每一个孩子都拥有细腻丰富的情感吧!他们像一朵朵富于变换色彩的云朵;每一个孩子都喜欢充满挑战的冒险吧!他们像一个个随时冲锋陷阵的勇士。

禁止转载,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