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在宾馆打工发生的事

那年暑假,我去帝都宾馆打短工。

我被安排在三楼,负责打扫十八个房间的卫生。每天上午八点三十分开始工作,从301房间起始,直到318结束。

大部分时间,客房住不满,我的工作变得相对轻松些。

有一段时间,318房间引起了我的好奇。

318房在走廊的尽头,那里很僻静。头天晚上,大约十点,一个衣着精致的女人从电梯里走出来。

她随身只带了个小包,脸上没有什么表情。根据我的经验,女人脸上没表情的时候,内心往往藏着惊涛骇浪,尤其是深夜里来宾馆的人。

她向我询问了318房间的位置,然后径直朝那里走去。

第二天上班,打扫到318时,见门上挂着“请勿打扰”的牌子,我没有敲门,轻手轻脚地走开了。

下午,那个“请勿打扰”的牌子依然在门上挂着。住宾馆的人大都睡得晚,于是在门外挂上“请勿打扰”的牌子,希翼睡个懒觉,可是再怎么睡也不会一直到下午,这种情况有点反常。

于是,我打电话给前台。前台说,客人喜欢清静,入住时,故意选择了比较僻静的318房,如果没有客人的吩咐不要轻易打扰她。

我放下电话,心里稍稍踏实了些。

可是,接下来的几天,那个“请勿打扰”的牌子一直挂着,好像从客人第一天住进来就没有摘过。

太奇怪了,这个人来宾馆难道就是为了睡觉?并且连续睡几天几夜?不可思议!

到第五天的时候,我接到前台打来的电话,说,318的客人预付了四天的房费,已经用完了,可是客人既没有续房费,也没有退房,让我去提醒一下客人。

我来到318房间门外,“请勿打扰”的牌子依旧在门上挂着。我犹豫了一下,按响了门铃,里面都没有回应。我继续按,还是没有回应……

最后,我只好用钥匙把门打开了。

房间里整整齐齐,干干净净,不见那个女客人,也不见她的小包。落地窗帘挡得严严实实,房间里很幽暗。

我打开灯,推开卫生间的门,里面空无一人。浴缸的白帘子挡着。我小心地撩开一个角,里面什么也没有。

我从卫生间里出来打电话,告诉前台,客人已经离开。前台很不解:这个人没有退押金怎么就走了?

放下电话,我转身往外走。到门口,关了灯,正要走出去,突然鬼使神差地停住了,我扭过头,目光落在衣柜的门上。

像大多数宾馆一样,衣柜镶嵌在卫生间对面的墙壁中,黑色的拉门没有关严,露出一条黑糊糊的缝隙。衣柜很高,很深,里面可以并排站三个人。

我一直对客房里的衣柜有一种恐惧,每次收拾房间的时候,都刻意不去碰它。太大的空间或太小的空间都不会让人太注意,只有刚好可以藏人的空间最让人发瘆。

人是最恐怖的!

我伸出手,轻轻拉开了那扇黑色的门,闻到了一股不好闻的臭味,接着我影影绰绰地看见黑暗中站着一个女人!

她低着头,黑发乱蓬蓬地垂下来。她的身上没有穿任何衣服,像一只赤裸裸的白条鸡。

我惊叫一声,拉开房门就跑,边跑边大叫着:“死人啦!死人啦!”

禁止转载,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