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居住的山谷 二

漆黑的夜,大雨滂沱,她伏在爸爸的背上,两支小手紧紧勾着爸爸的脖子,她有些困倦,又无法入睡。雨滴随着风吹落在她幼小的身体上,她的衣服湿了,头发有些凌乱的贴在脸上......

爸爸撑着伞,背着她,一直在雨中行走,记不清走了多久,最后,终于停在了一户人家的门口。

雨似乎小了一些,但依旧在下。爸爸打量了一下四周,然后把她从背上抱了下来,小心地放到大门边,“郁儿,你站在这里别动”,爸爸俯下身,温和地对她说。

同时,将肩上背着的一个发白的帆布包,放到了郁儿的脚边,“你就在这里等爸爸回来,郁儿听话啊”,爸爸说完,伸手抚摸了一下她的头发,转身走进了茫茫的雨夜中......

忽然,一道闪电划破夜空,将大地照的亮如白天,也照亮了女孩惨白的小脸和蜷缩成一团的小小的身子。紧接着,雷声乍响,雨水再次倾斜而下,“爸爸,爸爸......"雷雨声中传出女孩撕心裂肺的哭喊。

“郁儿,郁儿,你醒醒,看你这一头的汗,又做噩梦了?”柳郁惊醒了,她费力地睁开眼睛,正看到女伴徐盈关切的目光。她低声叫了一句:“盈盈姐”,随即又闭上了眼睛“我没事”。

从小到大,这个梦,柳郁做过无数次,梦中的情形,每一次都像影片的回放,真真切切,她的恐惧、无助、哭喊......可唯独记不清那个人的脸,那个她喊着爸爸的男人的脸,总是模糊的。

静静的躺了一会,柳郁渐渐摆脱了梦境的纠缠,她从床上坐了起来,抬眼望望窗外,清晨的曙光已从那薄薄的窗帘照射进来,该起床了,她轻叹了一声。

这是一套老式的两居室住房,大约40多平米,是家政企业给外来打工者准备的临时住处。大一点的房间可住6个人,小的房间住4个人,窄小的单人床分为上下两层,用一个小的铁梯子相隔,方便上下。

柳郁自从离开家来到这座省会城市打工,已经在这里住了3个多月,房间虽说破旧、狭小,但位于整座楼的5层,光线通风都还不错,屋里也还干爽,对于一直生活在农村的女孩来说,很快也就适应了这里的环境。

此时的房间里,一共住了6个人,大屋里住着4个中年大姐,年纪都在40岁左右,也许是年纪的缘故吧,她们习惯于早起,这个时候已经出门走了。

小屋里只有柳郁和徐盈两个女孩。见柳郁穿好衣服起了床,徐盈起身拉开了窗帘,瞬间,小小的房间一片明亮。

柳郁看一眼窗外,抬手遮住了视线,微微眯起眼,“真是一个好天气。”她的唇边漾起笑意,刚刚梦中的沉重,似乎也随着这清晨的明媚阳光,一扫而空。

年轻的心灵,更容易遗忘,也更容易欢喜吧。“快去梳洗,该出门了”。徐盈看到柳郁的笑容,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,心情也随之放松下来。

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