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锁的房间

阿强最近有件非常在意的事情。

前段时间,阿宝新买了任天堂的新游戏机Switch,所以阿强和另一个朋友每周六中午会去阿宝家打游戏,三个人聚在一起玩完马里奥赛车8和Arms等。

因为只有两个手柄的缘故,每次其中两个人玩,而剩下的那个就只能在旁边闲着。

这么一来二去,阿强觉得等待的时间有点无聊,就问阿宝:“你这里有漫画吗?

“有啊。”阿宝说。

于是,阿宝就回房间拿漫画,阿强也趁这空挡去上个厕所。

上完了厕所回来,阿强碰巧看到阿宝鬼鬼祟祟从房间里探出头来,四顾旁边没有人,才捧着书悄悄走出房门,上锁,确认是否锁好后才回到客厅

这让阿强有些在意。

阿宝拿出来的是石黑正数的《女仆咖啡厅》和山内泰延的《男子高中生的日常》开头几卷。

阿强拿起来翻了几页,提出了一个问题:“阿宝,要不大家去你的房间玩吧?

但不管阿强如何坚持想要去阿宝的房间,阿宝都表示拒绝


这世界上有时候就是那么奇妙。

漂亮的女生满大街都是,但是很多男人心中渴望的、想搞的,却总是女朋友的闺蜜、好朋友的老婆。

这种同样微妙的感觉萦绕在阿强的心头,挥之不去。

在回家的路上,阿强开口对他朋友说:“你想不想看看阿宝房间是什么样子的?

“啊?有什么好看的?”朋友感到奇怪。

“是没什么好看的,可是为什么阿宝不给大家看呢?”阿强说。

“也许就是没什么好看的,也许里面很脏很乱,也许昨天撸完擦掉的纸还没丢。”朋友提供了一个解题思路。

“那改天让大家看也行呀,总不会天天都有撸完没丢的纸吧?”阿强否定了这个答案,“如果我的朋友想看我的房间,我也会让他进去看看。可是阿宝就是完全不打算让大家进去。

“那可能是里面有不想被我看到的东西呗,也许里面贴了很多没穿衣服的大姐姐的海报。”

“哪个高中生的房间不是贴满了大姐姐的海报,电脑桌面不是下了没看完的艾薇,这种事情很正常啊。”

“那也是。”朋友表示赞同。

“那么可能就是,他贴的不是普通的海报,可能是……”阿强降低了音量。

“可能是什么?”朋友问。

阿强凑到朋友的耳边,小声说:“是裸男的海报。

朋友吞了口口水,思考了几秒:“有可能。”

“对吧,你看他玩游戏的时候,都是选男的角色。选了男的,无论打怪走路做任务,都得看着男人的屁股操作,正常的男人怎么会这么做。

“嗯,这个我也一直很奇怪,大家都选女的,让他选女的他还不肯。”朋友同意了这个看法。

“我是觉得,如果说阿宝是那个,大家早一点知道也不是什么坏事对吧。”

“对。”朋友表示认同。

那么大家得想个方法,进阿宝的房间看看。”阿强和朋友达成了一致。

经过多次的情报收集之后,确认的事情有这么几件:阿宝的房间是锁着的,钥匙基本不离身,想要偷偷拿过来不太可能。而想要找备份钥匙或者打造备份钥匙也不现实。

这么一来,阿强和朋友就陷入了困局。

那么物理战来突破上锁的房间,应该是不太可能的了。

思前想后,他们决定选择用心理战来突破


人的耐心是有限的。

正因如此,脾气再好的人,如果被要求不断重复进行繁琐的小事,难免会有些烦躁,而烦躁就有可能导致露出破绽

“阿宝,”阿强对正在紧张打游戏的阿宝说,“你有剑风传奇第9卷吗?我想看。”

耐不住阿强再三纠缠,阿宝只能暂停游戏,起身去房间找漫画。

阿宝家是两厅四室的户型。

出了客厅,就是直直的走廊,而从走廊尽头数起,倒数第二间就是阿宝的房间。

这也意味着,只要阿强把头伸出来观察,很容易就会被阿宝发现。而只要被阿宝察觉到异样,这个作战就会轻易被瓦解。

因此,阿强只能把背部尽可能贴近客厅出口,全神贯注用耳朵来打听阿宝房间的动静。

钥匙插入,开锁,推门,进入房间,上锁,关门,走出房间。

阿强坐回原处,当作没有事情发生一样。

“那,第九卷。”阿宝把书递过来。

阿宝还没坐好,阿强又说话了:“不好意思,好像不是第9卷。

“应该是第12卷。”阿强假装思考了一两秒。

阿宝深呼吸了一口气,又站起了去房间找漫画。

钥匙插入,开锁,推门,进入房间,上锁,关门,走出房间。

阿强接过书,快速翻了几页,又说:“对不起,好像是13卷才对。”

阿宝翻了个白眼,抱怨说:“你到底想看哪一段?”

阿强说:“对不起对不起,保证是13卷。”

“要不要把13、14、15卷都拿出来给你?”阿宝不太相信阿强的判断。

“这次肯定是13卷没错,你拿13卷就行了。”

钥匙插入,开锁,推门,进入房间,关门,走出房间。

“成功了。”阿强和朋友相视一笑,心想。

“是不是这本?”阿宝问。

“应该没错,我看看。你先玩吧。”阿强给朋友使了个眼色,让他尽量在游戏里拖延时间。

阿宝刚坐下,阿强就从客厅里溜了出去。

房间门果然没锁,阿强脱了拖鞋,蹑手蹑脚打开了房门,只穿着袜子走了进去。


不好,是一个评价。

普通,也是一个评价。

但是在普通之下,不好之上的东西应该怎么评价呢?

你说他普通,但好像也没有达到普通的标准。

阿宝的房间就是这样。

一分钟过去了,阿强没有找到一点能够说是特别的东西。

挂在椅子上的衣服没有特别脏,书柜里的书也没有什么特别罕见或者不罕见的,窗栏该有灰的地方也有灰,翻了衣柜床头柜都没有发现特别的东西。

连普通也算不上的房间,干嘛弄得好像见不得人?”阿强没想到是这样的房间,心里空荡荡的全是失落感。

书桌上的笔记本因为待机模式而发出闪烁的光,这时阿强发现书桌脚边有个残残旧旧的鞋盒。

打开鞋盒,里面是一些泡沫塑料粒和干燥剂

阿强在里面挖了一下,摸到了被塑料布包着的东西,摸上去软软的,看着是肉色的。

“啧啧啧啧,没想到阿宝藏了个飞机杯。”阿强不怀好意地笑了,脸上显出了总算有了收获的表情。

解下了层层的塑料布,阿强发现里面并不是什么飞机杯

而是一只断手。


“那么快就要走了吗?”阿宝有点不过瘾,一些新打出来的连招还没有发挥出来。

阿强和朋友脸如死灰,巴不得能快点走,但嘴上却说不出什么好借口。

“吃个外卖再走吧”,外面天已经黑得差不多了,阿宝拿起手机点餐,“今天我爸妈都不回来,我哥也不知道回不回来,一起先吃个饭呗。

30分钟后,外卖到了。

看了刚刚房间里鞋盒的东西,阿强一点胃口也没有。

朋友虽然已经被微信通知了,但毕竟没有亲眼所见,还能勉强吃下一两块。

“阿强,你不是喜欢吃鳗鱼披萨的吗?怎么一块也没吃。”阿宝好像有点怨气。

阿强已经有点心悸脚软了,被一说更是怂得不行,连忙拿起一块狼吞虎咽起来:“我吃我吃。”

看着脸色如猪肝的阿强,阿宝再也忍不住了,哈哈大笑起来:“你是不是进了我的房间?”

阿强和朋友听了这么一句话,脸上再也藏不住事情,想着:“道他的房间有监控?难道大家已经暴露了?难道他要杀了大家吗?

虽然心跳不止,但身体却动弹不得,不知道会被阿宝如何料理。

“平时打游戏的时候从来不让他,总是把他虐的那么惨,完了,他肯定会把我的手指一根根砍下来。”阿强心里苦。

阿宝笑了半天,拿起切披萨的刀,弄了一块,塞到了阿强嘴边说:“!”

阿强不敢不接,想着:“他是不是暗示我要帮他含什么东西,现在主动点含会不会好一点啊。

“我早就知道了。”阿宝说。

阿强和朋友认真地听着他继续说。

你们想进我的房间是吧?刚刚阿强应该已经进去了对吧。”阿宝接着说。

阿强和朋友承认也不是,不承认也不是。

“所以,你们被我骗了。我早知道你们要进去啦。所以布置了点东西来吓你们的。”阿宝说完忍不住笑了。

“尼……玛的。”阿强怕了担惊受怕了那么久,忍不住断断续续骂了句脏话。

“靠,被你吓死了。”朋友也松了一口气。

你们想看我的房间是吧,我带你们去看不就行了。”阿宝说。

“我刚刚还没看呢,我要看。”朋友的胆子大了起来。

阿强并不是很想看,但也接受了这个提议。


三个人一起从客厅走到了走廊。

走着走着,在走廊倒数过来第二个房间,阿强和朋友停下了脚步。

“你们干嘛?”阿宝问。

阿强和朋友面面相觑。

这才是我的房间,”阿宝指着倒数最后一间说,“你们停在的那是我哥哥的房间。”

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