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乡豆面碎

就像桂林当地人的早餐食谱里,桂林米粉是不可或缺的主角一样,在此地,来份豆面碎,加一笼包子或炊圆,算得有份量的早餐了。所谓绿豆面,若顾名而思义的话会以为是用绿豆粉做的,其实大概算一个统称,总之一种杂粮粉条,最早确实有用绿豆的,但成本太高,现在市售的很少见了,被公认比较好吃的是红薯粉做的。也有干藕粉、土豆粉各种配方。

本地人对于食材的本土化有一种近乎偏执的拥戴,你去买绿豆面的时候,卖家往往会特意告知:“这个是西乡宁溪的绿豆面,不是外路来滴!”好么,每逢这种时候,我的脑海里就冒出一堆外路与本地的蔬菜对比图来:手指头大小的本地萝卜与小臂粗细的外路萝卜,松垮不成型的本地小白菜跟又大棵又紧实的北方大白菜。。。心里则嘀咕着:难不成本地的就一定比外地的好?你这不是歧视么?但,对世代居于此地的小民来说,日子就是在“沙埠荸荠、头陀红糖、宁溪豆腐、东岙杨梅、高桥枇杷、长潭胖头鱼”这些极度本土化的食材中滋润着,这些东西意味着靠谱的来源、更富人情味的味道。外来的物什能进来,多半因为价廉,便宜么,自然没好货,谁知道放了什么才长这么大呢?

“外路人做红薯粉,不知放了啥,滑溜溜的吃了不消化的呢!"这是老妈的观点,于是乎,她老人家开始不辞劳苦洗红薯粉,借来机器自己做绿豆面,冬天的水冰凉,要慢慢洗出粉来,忙忙活活好些天,直到一行行绿豆面晒挂在太阳底下的溪滩石上,散发出绿豆面特有的酸香,这场景与气息,相信本地人是极熟悉的,小时候在溪滩上玩,隔着绿豆面架捉迷藏,不小心扯翻了架子被大人骂的记忆浮现上来。现下,这些在农村长大,搬进城多年的孩子们如大家这一代,偶尔走回老家去,拎一捆绿豆面去,早上烫得软了,加进虾皮、笋丝、蛋丝,再来只蛤蜊,更重要的是,要加醋啊,多多的香醋,瞧着自己的孩子埋首在热腾腾的面汤里,方觉自己还算得一个称职的父母罢。

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

  • B+ 叶节点之间通过指针来连接,按键大小排序,遍历所有数据只需要遍历叶子节点, 而B树需要遍历所有节点 B+ 内部...
    阿拉要洗澡阅读 56评论 0赞 0
  • 今天是A市入冬最暖的一天,最近一直在准备省考,很累,昨天就不在状态,今天就索性休息了一天。 然后我就这样想起...
    欧阳小花阅读 204评论 4赞 1
  • 时间飞逝,转眼间,一个炎热又充实的学期又过去了。在这个假期里大家一起在童话部落里享受艺术玩味艺术、手工 绘画、拼豆...
    可樂可乐阅读 72评论 0赞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