守护(上)

今天天气不错,每天早上固定遛弯的时间过去很久了,大智还没有从房间里出来。

我等得不耐烦,在自己的小房子前,摇了摇头,抖了抖身子,打了个长长的哈欠,重新躺下。

算了,可能今天又是什么星期天吧?每次遇见星期天,他都要睡到中午才肯起床。

我也再睡一会儿吧!

大智,是我爸爸。他总让我这样叫他。

在我很小的时候,大概出生不久,就被他带回来了。

那时,我的确很小,他的大手可以像帽子一样罩满我的头。我也常常爬到他腿上,身上,有时候甚至是头上去玩。和他在一起的日子,我很快乐。

他的确是一个合格的爸爸,每次看我时的眼神,都跟他经常坐的天鹅绒沙发套一样柔软。即使在上面摔个大跟头,也不会感觉到疼痛的。

我也有妈妈,她也喜欢我。可是,每当我想让她抱,或者想亲吻她时,她总是带着嫌弃的笑说,去去去,弄我一手口水。

让我觉得好尴尬。爸爸从来不这样,所以我喜欢爸爸多一些。

有一点,我一直不明白。

如果以前,是因为我小,叫大智爸爸。那么现在,我早已经长大。站起来,可以到大智的头那么高了,他却一直没有换过来,叫我爸爸。

唉!罢了。这些都不重要。大家可以快乐生活在一起就好。


不知过了多久。“咣当”,门开了。

我赶紧一咕噜爬起来,站在走廊尽头我房间的门口,看着大智爸爸。

他穿着T恤,大裤衩,踢啦着人字拖,浑身散发着懒意。不紧不慢地推出电动车停在门口的路边,又一样一样拿出渔具放在踏板上。

我兴奋地眼睛盯着他进进出出,耐心等他接下来就来解放我。

大智爸爸有一个本事,让我不能不服。他可以扔一根线到水里,随便就拉上一条鱼来。他们管这叫钓鱼。

我观察过多次,到现在也没有弄明白。他到底是怎样做到的呢?

我在等待着的时候,大智竟然要骑车走了!

喂!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?

还有我呢!

你等等我!站住!站住!

我拼命挣着套在脖子上的铁链,扯着喉咙大喊,把铁链扯得咣咣直响。

该死!我都等半天了,竟然把我忘记了!你给我回来!

我的愤怒与不满,通过声音从空中飘过,拦在大智的车子前面。

“滴”……

很快,他又折回来了。笑着说,一次不带你出去,就发这么大脾气?行啊!长本事了你!

看见他没有丢下我,心里的愤怒一下子散了,快乐马上涌过来。我赶紧跳起来想抱他,并且热情地舔他带着胡茬的脸。

好了,好了,走吧。他笑得跟天上的太阳一样。

一放开脖子上的锁链,我箭一样窜出门,沿着柏油路狂奔,不时回头看看大智有没有跟上来。然后停下来等他一小会儿,看他来了,我再往前面跑。

大奔!大奔!

他在叫我。

对了,大奔是我的名字。小时候大智给我取的。他每次叫大奔时,都带着笑,我想,这一定是个极好的名字吧?否则,他不会笑得那么开心。妈妈却不喜欢,说这个名字太土。土是什么意思?是一种可以吃的东西吗?管它,对于名字,我不讲究,怎么都好。

听到他叫,我马上停下来等在路边的一棵树下。

上来!接近时,他发出简短命令。

我熟练地一跃,跳到他前面坐在渔具上。一回头,脸与他的脸碰在一起。便习惯性朝他脸上一舔。

别闹。他眼睛看着前面的路,没有情绪地说。


二,

大家的电动车,转过三个弯,五个红绿灯后,来到大家经常光顾的公园里。

他车子没有停稳,我就跳下来窜了出去。

这里的路,我熟。

公园里,今天人挺多的。许多花花绿绿的男女,带着孩子在玩耍。我从他们身边经过,惹起小孩子们的惊叫声,扬长而去。

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怕我?他们与爸爸妈妈外形上都差不多,应该不是危险的生物。大家应该是朋友嘛!怎么会发出那种惊恐的声音?难以理解。

不过,现在我才没有心思想这些事呢!我要去找小白。

大家是在湖边的步道上认识的。

当时,她跟在她妈妈后面,洁白蓬松的皮毛,像水里的云朵,还穿着花衣服,头上一个红色蝴蝶结。

我好喜欢她,一看见她就径直走过去,想打个招呼。但是,她妈妈惊叫说,哪里来的大野狗,脏死了。走开!并且捡起石子扔我。

若不是小白(暂且这样叫她。)用依依不舍的眼神目送我,说不定我真的会生气的。

后来,每次大智带我来公园钓鱼。我都会在遇见小白的路上寻找她留下的味道,希翼可以再次遇见她。

可遇见之后,我只能远远跟着。小白也朝我这里看。如果不是她妈妈阻拦,她一定会跑过来的。

我想告诉小白妈妈,我不是脏狗,我叫大奔。


今天,注定又是失望的。

我在草丛、绿化带里奔跑一圈之后,熟练地在湖边找到了大智。

他今天的位置在一个杂草很深的地方。如果不是闻到他熟悉的气味,单用眼睛看,是很难看见的。

大概他平常占据的位置,已经有人捷足先登了,他又寻了新的地方吧。

关于钓鱼,我一点也不懂,不能给出什么好的建议。随他去吧!

跑了一大圈,身体很热,我张大嘴巴,吐出舌头,大口大口喘着粗气。

大奔,过来!

大智可能想到我了,在那边叫我呢!

会不会给我带了吃的?

听到喊声,我赶紧穿过杂草来到他身边,用探寻的眼光,看了看他的手,又看了看他的脸。

卧下,不要乱跑!

说完,依旧坐在他带来的折叠凳上,视线投向湖面。

我听话的原地转了几转,踏倒杂草,盘起身子卧了下来。

今天早上天气还是晴朗的,现在却变了。天上乌压压铺了许多云。湖边的各种树,都在湖水里投下影子。湖面上野鸭子在湖心不时钻出来,又消失在水下。远处小孩子们嬉闹的笑声,被风捎过湖水进入我的耳朵。

这注定是一个平淡的日子。

几根狗尾巴草从我鼻子旁边伸过来,摇呀摇的。这是想跟我玩吗?

我轻轻张嘴去咬,那只狗尾草弹开了。

时间慢慢过去。无聊的我早又闭上了眼睛。

忽然,一声“噗通”的击水声。

我被惊醒。

眼前,大智不见了。

湖面上,一个人在水里扑腾着。是大智。

这个游戏,大家以前也做过。用大智的话说,叫游泳。他在水里跟那些野鸭子一样,一会儿下去,一会儿又出来,比我的技术可好多了。

以前大家游泳,他总是跟我一起下去。或者自己先下去了,然后在水里叫我。

我在盯着水面,等待着他接下来的指令。

平常,他总是把头浮在水上,两只胳膊轮流击打水面。可今天,他却像一直落水的鸡,手忙脚乱,样子很是狼狈,好像被什么东西限制住一样。

情况有点反常。

迟迟没有听到他叫我。反倒传来“乌拉,哦啊”类似被强迫的怪声。

情况不妙,我赶紧站起来,竖起耳朵,眼睛紧盯着水面上乱扑腾的大智。

这是怎么了?

他一向在水里很灵活的啊?

远处,有人在湖边喊叫,“快看,那里有人落水了!”

我来不及思考,身子一跃,跳到水里。

禁止转载,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