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文为何不跟妈妈去做兼职了?(156)

文~紫玉姑娘

2020.8.12

我种在楼顶的韭菜花

我依旧去厂里车凳子做兼职,这次和之前不同,我去的是另外一家企业,专业生产凳子,椅子等高档轻奢品类。才来了两天,小文文竟然不愿意跟来了,明明车间有一个同龄妹子可以玩耍,他却躲着爸爸,摇头拒绝了。

路途遥远,我坐在文爸的车后座上,一路思考这孩子何至于此,心里就有点堵。很享受他跟在我身边有说有笑的日子,虽然也会有哭有闹,但不知什么时候,我已经习惯了依赖他。现在的我比较低调,能不说话尽量不说,只想与别人保持一种不冷不热的状态。因此我在缝纫机面前坐下来就工作,几乎没有多余的一句话。

文爸见我无精打采,像枯萎的花,就说下午让孩子过来玩耍。上午他要跟祖母呆在家里。怎么感觉这厮不是来安慰我,而是给我添堵的呢?呆家里有意思?

“算了,可能他把我的话听进去了!”我垂着头,拉了拉肩上的袋子。

到了车间,听到空压机在轰隆隆响,那个扎着头发的,名叫小玉的小妹妹问我,“阿姨,你你你家在哪里呀?”

“在很远的地方呀!”我说。

小玉的脸蛋白白嫩嫩,像煮熟的鸡蛋白,让我想捏一捏,她真的把脸凑过来,好奇地问,“小小小哥哥呢?为什么不来?”

与小文文半天挤不出一个字不同,她的语速很快,只不过同一个字重复多遍罢了。

看到她逗趣的口吻,我忍不住摸摸她的脸,以孩子的语气说,“他他他在家里面玩耍呀!”

“那那那他不来了吗?”女孩的话题很多,语言发育这一块会比男孩子早些,真是一个可爱的暖宝宝。

不忍让她失望,我决定给了她一个希翼,“小哥哥下午回来和你一起玩喔,开心吗?”

她一蹦三尺高,高举小手欢呼雀跃。


谁知,小文文下午还是没来,文爸送饭过来给我吃时,无奈一笑告诉我这个消息,然后匆忙走了。这下,小玉终究要失望了。

我一个人边吃饭,边回想昨天发生的事情,是不是我说话的口气太盛气凌人了?

1

小文文带着小玉爬上了两米多高的薄海绵上,海绵有两公分薄的,有五公分稍厚的。老板娘看到了,厉声制止了他倆,“快下来啊,踩烂啦!”

嘻嘻哈哈声还是传来了,他倆又被批评了一次,文文赌气地抗议,“哼!那就不玩啦!”

没人理他了,他还站在原地不动,小玉没脾气,乖乖跳下来,也不说话。

我只能走过去和这孩子讲道理,“没事干了吗?为什么要踩海绵?”

“因为海绵能跳得很高啊!很好玩的。”小文文脱口而出。

“……”

僵持了会,我又摆事实,“你会把海绵踩坏的,坏掉就要花钱买,大家没钱钱。”

“不会的,妈妈。”文文语气充满了自信。

面对他的诸多理由,我突然就不耐烦了,“去玩其他的,别跳海绵,要不然我会生气的。”

“好吧!”他耷拉着脑袋走了。

一起捧花

2

我和小文文到同一个车间,不同老板那里找阿凤,她还在努力车货。我借用手机上微信,因为刚才老板娘交代我找小姨过来帮忙做短工,可我手机没流量。于是小文文就被大家晾到旁边去了,我站在一个上面有很多缝合好的白色刺绣皮的椅子面前。

正聊得吃力,小姨要打粉过来,我拒绝,她又问我晚餐内容,我叮嘱她别打了。昨晚的细圆鸡蛋辣椒汤粉导致我喉咙痛了一天,声音嘶哑,说不出话来。虽然辣椒被我挑走,可是汤仍旧麻辣,吃到胃里,有种热辣感,并且好多的炸黄豆深深诱惑着我,让我忍不住消灭了大半。说话时,鼻子不通气,总有种鼻涕往下流的挫败感,喉咙干痛得说话吃力极了。

忽然小姨问到小文文的晚餐食物,我就把镜头对准了他,谁知,小文文已经躺在一堆白色刺绣皮里,一块块仿皮掉落地面,吓我一跳。

“哎呀!弄脏了,快起来!”我要把他拉起来,燃烧的怒火从小豆苗慢慢变大。

“啊?”阿凤回头看到,脸色也变了,“完了,要弄脏了,你干嘛来玩这个啊,白色的洗不掉污垢。”

紧张的氛围迅速笼罩大家三个人,小文文脸色也变得铁青,“妈妈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正要说话,听到阿凤一声怪叫,“哎呀!完了,这块脏掉了,哎呀,小孩子不要来玩这个啊!”她好像从小文文背后抽出一块刺绣皮,那孩子也没来得及起身,硬生生被顺势拖起来了。

小姨在手机里似乎问发生了什么事,没人理睬她,我心中的小豆苗早已长成了数棵小豆苗,最后连成一片,成为火的森林了。

“叩!”我狠狠敲文文的脑袋瓜,“叫你乱整东西,手那么多!”

本是盛怒的火焰难以熄灭,一敲难以平静情绪,我忍不住又加大力度,连敲两下。

“咚咚!”

“还乱不乱拿东西?一天到晚四处弄乱别人东西。”我大声吼他,小姨批评我,我还愤愤难平,诉苦他今天如何如何捣蛋。算起来,他今天被我数落了很多次,好奇心作祟,使得他想四处找新奇好玩的事情做。

我问阿凤布块污垢能不能洗掉,她说很难,就把刺绣布交给了一位老阿姨。

她有些同情地看着哭成泪人儿,满头满脸红色痱子,满脖颈藏污纳垢的小文文,轻轻安慰,“别哭了,哭多了不好。”

我还在指责文文的种种不是,老阿姨笑笑不再说话,另一位白衣女子却拿着一大袋烤制的膨化食品过来逗小文文。我摇头摆手拒绝,入秋以来,天气干燥,孩子最先感冒,我也在吃了顿辣粉后跟着咳嗽了。如今,面对这散发香味的美食,怎敢动口?

但那女子以为我随口说说,拿出菜碟一样大的膨化食品给小文文,这孩子,正哭得起劲,见到一块零食,伸手要接。

我根本不敢让他碰触,到了文文手的零食岂有能被收走的道理?至少,我目前是没有见到过。我仍旧拒绝了女子的好意,心里感激她心善的同时,也有中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觉,想接受但不敢。她看我表情冷肃,严词拒绝,叹气,“哦,可惜了!”然后默默收回了零食。

3

告别阿凤,我拉着小文文回去继续工作,时间已经来到了五点半,又车了半小时,铃声就响了。饭点到了,一个扪工师傅拿起饭盒大口吃饭。小文文坐在旁边眼巴巴看着他,口水不停咽口水。

我嘿嘿笑,“小文文,你坐在那里看着人家干嘛?别人都不好意思吃饭了!”

“妈妈,我的肚子也好饿!”文文抱怨。

“唉,我这里没饭嘞,爸爸马上接你回家。”我说。

“可是,妈妈,我都没力气了。”文文又百般找借口了。

……我沉默着不知该说什么。

“说话,妈妈,我都饿扁了。”

“再忍忍?!”

“妈妈,都说我很饿啦!”文文扒在木架上,不耐烦了。

我的暴脾气被我拼命克制,但在听到他不耐烦的这一刻,又爆发了。

“发脾气了?那你跳到房顶上去呗!”我借以轻松口吻。

小文文显然是认清了事实,他说,“妈妈,可是,我都跳不上去。”

“嘿嘿!”我等的就是这句话,于是立即给他做思想工作,“你也知道你跳不上去?”

文文点头,“我跳不上去啊,太高了。”

“那就是!我这里也没晚饭,我变不出来一顿饭给你啃!”我要的就是让他自己跳坑,走不出自己编织的逻辑里。

文文甩手不高兴了,“可是我还是很饿呀!”

我,“……”

“明天不带你来了,老是这样那样!和你大伯在家里发呆吧!”我狠狠咬牙。

“哼!”小文文也火了,“我才不发呆,不带就不带,哼!哼哼!”

我无奈地朝天不停翻白眼,长叹一口气,苍天,我这是惹谁了我?

反思至此,我已明白小文文为何不跟我来做兼职的原因了,宁愿放弃与小玉在车间玩耍的机会,他也不愿意过来受我的气啊!我错了,错在乱朝小文文发火,总是把一些小事扩大化,动不动就给孩子上纲上线。

每一个孩子都是好苗子,都是可精雕细琢的上等好木,做父母的需要多用心去雕刻,把孩子身上的坏脾气剔除,留下好的习惯和品性,学会多多倾听他的话,自然能把他雕成一块人见人爱的工艺品。以后我应该要收敛收敛自己的火爆性格了,多做运动,多听轻音乐平复烦躁的心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