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前的思维是我以为

? ? 曾经,我以为,在这世上生活,所有人都会包容我,毕竟我什么坏事也没做,有时又显得那么脆弱。

? ? 可谁又知道,脆弱本身就是一种罪恶,王者不以虚弱示人,从一开始,我就犯了作为社会人的大忌。

? ? 在不悲伤时,头脑是清醒的,做事有条理,有想法,不会显得那么软弱。

? ? 可当悲伤如雷声般在我的窗外闪过白光,一切就开始失控了。

? ? 明明知道一些事不该做,还是做了。

? ? 明明知道一些任务必须完成,可我对自己不负责任。

? ? 我想谋杀身体里的另一个我。

? ? 而当别人遣责我时,或关心,或无奈,我回了他们一句:我以为是这样的。

? ? 其实,当我说这句话的时候,我也不再是曾经勇敢无畏的自己,而是一个受伤的小孩已经麻木,却不得不应付他人的回答。

? ? 伤害自己也伤害别人。

? ? 所以,一切的根源在于为什么要悲伤呢?归根结底,它是一种弱者思维,因为遭遇打击,便觉得此生将寥寥虚度。

? ? 是时候改变思维了,从弱者思维到强者思维。

? ? 建立足够的自信、自尊,如今已是迫在眉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