逐尘(一)

“老四,你真的要回去吗?”

“没办法,想留在北京太难呀,只能从哪来回哪去了。”

“要不我找我家老头想想办法?”

“不用了,在哪不是混口饭,再麻烦叔叔太不好意思了。”

“老四,这可不是小事,大哥家老头要是真能帮上忙,可是一辈子的事呀!”

“来,哥几个,不说了,干一杯!”

北京的六月,天气已经很是闷热了,路边小馆子门口零散的支着几张桌子,三五成群的喝着、哭着的。

又是一年毕业时呀!

老四,苏无尘,23岁,家在遥远的西北,眼看着毕业了,想要留在北京是没什么希翼了,只能无奈的和西北小城来的一家国企签了就业协议书,返回大西北了。

老大,王亮亮,24岁,北京人,老爷子是央企副总,家境很好,为人仗义。五年前,为了摆脱家里的束缚,考到了东北的一所大学,上了一年,顶不住家里的压力,加上自己也觉得没意思,家里动用了关系,转回北京的大学,从大一重新开始。

老大家里已经安排了工作,老二雷晓东是广东人,家里做生意的,家底殷实,毕业后打算在北京漂几年,自己创业,老三张东平和老五陈鹏都属于学霸型的,继续攻读研究生。

这顿饭虽然名义是散伙饭,其实就是个送行宴,因为只有一个人要离开。

“哥几个,兄弟明天就要走了,这一别,不知道下次再见啥时候了,这杯酒感谢大家四年来对我的照顾,我这人性子直,有时候说话不好听,过去要有得罪过的地方,这杯酒算我赔罪了。”

苏无尘说完一仰脖把一杯火辣辣的二锅头灌下肚子。

“老四,你慢点喝,现在交通这么方便,去你那飞机也就三四个小时,想哥哥了说一声,哥去看你。”

雷晓东拍着苏无尘的肩膀,眼睛有些湿润了。

“二哥,你这是干嘛呢,煽啥情呀,又不是再也见不着了,我觉得四哥回去不一定是坏事,国家正在西部大开发呢,四哥去的单位也是国企,说不定以后机会更多呢。”

“就是就是,小五说的对,留在北京也不一定就好,人都挤在这,机会就那么多,混的不好也就只能飘着,也挺难受的。”

张东平和陈鹏你一言我一语的把快要抱头痛哭的场面缓和了一下,没有让这散伙饭过早的融入周围几桌犹如生离死别的伤感中去。

“嗡嗡嗡嗡”的一阵手机震动声打破了短暂的沉默。

“老四,你电话响了。”

苏无尘掏出手机,屏幕上显示着“梁静”。

身边的雷晓东凑过来看了一眼。

“弟妹的电话,快接呀!”

“喂,嗯,还没结束,一会打给你,好,拜拜”

“老四,要不你先去陪弟妹吧,春宵一刻值千金的,这事哥几个可不能给你耽误了。”

王亮亮坏笑着说。

“就是就是,兄弟今天散了以后还是兄弟,女朋友明天之后就不知道是谁的喽,老四,抓紧时间,快去。”

张东平笑嘻嘻的帮腔着。

“好,哥哥们都这样说了,我也不作假了,该了的终归要有个了断的,我喝了这杯先闪了。”

“干杯!”

转身走出几步,苏无尘掏出手机,拨通了电话。

“我这结束了,你在哪?”

“我在学校对面的速8,二一零。”

“好,我现在过来。”

挂断电话,闷热的夏夜刮来一丝小风,苏无尘微微晃了晃,打了个酒嗝,向马路对面快步走去。

无戒365极限挑战营 第二十五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