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那你就做呗!谁不给你做?” 128

文~紫玉姑娘

2020*5*28

文文捡碗筷去厨房


我在写草稿,小文走过来非要爬上我的腿,跟我挤在一起,他的脑袋瓜抵住我的下巴,甚至挡住了我的视线。我只好停下了手里的事务,看着这孩子扭来扭去,扒拉我的本子看。

我拧眉看他,谁知这孩子越发得意了,哼着歌枕着手臂趴在桌子上,小手敲着桌子,摇晃着小腿。“了了了了了……”

他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已经打扰我了,他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,没看到我阴沉沉的的脸,黑的快滴出墨汁来了。过了一会儿,这孩子忽然察觉我不说话,有些奇怪,回头来看。我眨眨眼看他,他干笑三声,“哈!哈!哈!”笑得很别扭,却又很滑稽。我被这孩子雷到了,忍不住微微笑,他见我笑了,跟着笑,眉眼弯弯如月。

笑够了,小文文就问我,“妈妈,你在干嘛呀?”

“我在写字呀!”

“谁不给你写?妈妈,你可以写呀!”

我捏捏他小脸蛋,“好吧!那我写了。”

“谁不给你写呀!”小文文反问。



我摸摸耳朵,认真地想,这孩子,什么时候学会说这句话了呢?这语气,这句式完全来源于我说话的口吻。

哦,应该是前一阵子的事情了,可能是因为他把在学校养成的习惯带回家的原因。每次想上厕所前,就朝我走来,一边捂着,一边急得跺脚,“妈妈,我去厕所,我*急。”

我见他快完拉出来了,急忙催他去卫生间,他这才飞奔过去。

他总是这样,很多次以后,他还是没有改变这个习惯。有时我不耐烦了,就吼他,“快去啊!等什么?谁不给你去!”

唉!现在想来,我当时错得太离谱了,为什么要吼他呢?他在学校不也是这样征求老师的意见,然后才能走出队伍,去公厕吗?

于是他就学会了这句话,这孩子,学这些东西特别快。

这不,到了中午,该做饭了,于是我拿着电饭锅锅胆去淘米。文文又问,“妈妈,你在干嘛?”

我头也没抬,“我做饭呐!”

“谁不给你做呀?妈妈,那你快做吧!我都饿坏了。”小文文摸摸肚皮说。

“好吧!那我做饭了。”我走去厨房了。



下午,一阵撕裂疼痛感掠过肚子,又在肚脐周围盘旋,然后疼痛感像一条蛇在我肚子里,翻来覆去,搅得我疼痛难当。很快,一种难受的下坠感袭来,我抓了一抽纸巾,捂着肚子,弯腰奔去卫生间。进卫生间前,我还不忘记交代小文文,“小家伙,我去拉肚子了,哎呦!肚子好痛。那个,你……你快点去关好大门。”

“谁不给你去,妈妈?”小文文走去关门,“快点去啊!等一下你都拉到裤子里面去了。”

“嗯嗯!好。”我说着关门。

卫生间门被我“砰!”一声关上时,小文文关门声传来耳畔。



晚上我在电脑桌前玩密室逃脱小游戏,小文文听到美妙的音乐反复循环播放,冲过来问我,“妈妈!妈妈!你在干嘛啊?”

我右手狂点鼠标,找一些触发事物,却什么也没有,见小文文的眼睛都快贴近电脑屏幕了。我嘴角有些抽搐,柔声说,“嗯,妈妈在密室逃脱呢,要不要一起来看?”

“妈妈,谁不给你玩呀?妈妈,你当然可以玩这个密室逃脱呀,你可以玩呐!”小文文站直身板,指着电脑道。小脸上一丝血色也没有,他还咔咔发出异响来,又捏了捏喉咙的位置。

我见他有些说不出的古怪,“你干嘛?喉咙不舒服?”

小文文说,“是啊!妈妈,我喉咙我有点痛啊!”

“啊?为什么这样?难道是最近荔枝吃多了?这荔枝一天也就吃一个,目前为止,也没超过五个,不可能上火。”我看着他,很严肃地说,“你这样,先别吃零食了,糖果饼干先别动。”

小文文不服地甩手,鼻孔哼哼出气,低头瞪眼,“不吃就不吃。”

我嘴角微微抽搐,不知该说什么好。顿了顿,我没好气道,“女孩子才发脾气。”

小文文一听,立即换了一副嘴脸,像变脸譜一样,速度奇快,瞬间换上了另外一副表情模样。

我吃吃地笑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