门槛上的一袋垃圾(121)

文~紫玉姑娘? ? ? ? ? 2020*4*21

湿地公园

最近有报道说,成功人士往往在很小的时候就会做家务了。于是我有意加大了小文文的劳动强度,没想过把他培养成一个成功人士,也不敢保证能把他培养成一个成功人士。但也绝不能让他变成个四体不勤,五谷不分的调皮蛋。


这天清晨,窗外的小鸟在龙眼树上叽叽喳喳炒了个头疼脑热,一大早也不知哪来的火,可能是因为顶着一个老大的眼袋,像是几天没吃饭的人无精打采吧。


锅里的清水在慢慢加热,真是太慢了。我只好用利用这等待清水沸腾的时间打扫卫生。提着扫把清扫着客厅里的灰尘和纸屑,发现这地上到处是小文文乱丢的玩具。


门口塞着一只纸袋子和一只环保布袋,茶几底下躺着粉色、紫色、白色的小积木和小石头。小小的客厅被玩具铺满,随便走两步就能踩到小东西。这……真像是一把火柴,添进了内心那本就憋着的一团火里,烧的有些旺了。


我提着垃圾桶的同时又抓着扫把,刚把脚边的一只小汽车拿起来,另一只小汽车突然就砸了过来。我抬眼去看,是小文文丢过来的,又是一把火柴丢进了怒火里,怒火更大了。

“小屁孩,你的玩具能不能收拾整理好?看看!满地都是了。”


小文文停下手里的动作,看了我一眼,目光又扫过刚丢过来的玩具,有些深邃的眼睛充满了不安。他声如蚊呐,“怎么了?妈妈。”边说他边起身,朝我走来。


“整理玩具,特别是这个!”我怒指脚边的小汽车,意识到自己的情绪有些激动,控制住躁动的心,音调瞬间低了一个调,“开始吧!”


“好吧!妈妈。”相较于我烦躁,小文文倒是显得平静了许多,他弯腰拾起了地上的小汽车,又转身去别处收拾了。


地面被我打扫得一尘不染,烦躁感顿去了一大半!忽然锅里的水“咕咚咕咚地上下翻滚,水开了,我的脑海里突然涌现出一锅开水沸腾炸开的画面,惊得我冲过去下面条。白花花的面条在锅里上下舞动,泡泡随之忽高忽低。我叫住小文文,“小文文,你去把客厅里的垃圾倒一下。”


呵呵,小文文笑得露出一口大白牙,回答得很快,“好的,妈妈。”

我在厨房听见他一边劳动一边念念有词,我忙于给面条添油加盐,加之抽风机轰隆隆地响个不停,也没听清楚他说了什么。


香喷喷的面条立即滚熟,当我把它们端上长桌时,小文已经敏锐地嗅到了食物的香气。他吸吸鼻子,贪婪地吮吸着空气中带着香味的因子,忍不住夸赞这美味的早餐,“嗯!好香啊!妈妈,你煮了面条吗?”

“对啊!”过来吃吧!”我装了小部分面条放进他铁碗里,大口大口吹着。他搬来一只胶凳子,安顿在椅子旁边,踏着风衣蹭上了椅子,摇晃着小腿等着吃早餐。


忽然想起还有件事情被我抛之脑后了,我瞥了小文文一眼,朝他投去了询问的目光,“小文文,你把垃圾倒了没有?”


小文文扭动屁股,上身左摇右晃,呵呵笑着答,“倒了啊!这个垃圾都已经被我倒到外面去了。”


“嗯!好吧!”我正要偷着乐,顺便往门槛看过去,“啊?你看,这个垃圾为什么还在门槛上呀?”


小文文沉默不不语。

我又说明,“我叫你去把垃圾倒到门口外面,不是这里,你搞错了。”

小文文盯着我看,有些心虚了,但嘴上仍旧不服气,“不是这里吗?这里也是外面啊!”


“呃!”我一时语塞,无法反驳,因为他这话有道理啊,门槛上也算是门口外面了。

“那个,妈妈说的是小巷外面的垃圾桶呀!不是你指的门口这里。”我摸摸他的脑袋瓜,有时候,我是佩服这孩子的,因为我没想到的事情,都被他想到了。


这回换作是我心虚了,“刚才是妈妈没有说清楚,那现在,你去把垃圾重新倒一遍好吗?你回来时,面条也可以开吃了,美味的面噢!哈哈”

这样的情况有过好几次,但仔细一想,我每次都说倒外面,没说小巷外面的大垃圾桶。看来,以后要改正了。期间不排除小文文趁机偷懒的可能性,但这事实则与我的疏忽大意有关。


“好吧!”这时,小文文提着垃圾冲出门外,又慢慢挪回来,高兴地欢呼,“哇!我倒了垃圾喽!”


我从门口探头去看,噗嗤一笑,这孩子,竟然把塑料垃圾铲顶在头部上方,像是撑着雨伞一样,撑着轻飘飘的垃圾铲柄。他见我笑了,更加得意了,上下举动垃圾铲柄,还咯咯笑问,“妈妈,你看我像什么?”


“像个雨伞!”我打趣道,他笑够了,我才故作严肃提醒他,“不过,下次最好不要这样,你看,铲子里的垃圾会掉进你的头发里的事情,脏脏的。最怕有虫子就麻烦了。”


如果不是有违原则的事情,一般也懒得多说,以免扫了他的兴致。


果然,他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,乌溜溜的大眼睛眨啊眨,抿嘴,“好吧!”他放下了垃圾铲摆在原位,过来吃早餐。


每个孩子都是善良可爱的,三岁的娃娃正好对外界事物充满好奇心,如果此时对他加以引导,有意无意让其接触些家务事,他会把家务事当成一件有趣的事情来对待,而不会把家务当做一件痛苦的苦差事。小文文的务实肯干正是得益于我对他的有意培养。


就这样,小文文成为了我的小帮手,每天都认真对待我安排给他的每一项任务,使得我时不时给他点个赞,给个奖励。